又一年
  時間: 2019 - 12 - 11   點擊量:    
【字體:

又一年,一個小男孩躺在長滿花草的山坡上,腦瓜子枕著一只胳膊,靈動的大眼睛專注的看著天空中形狀各異的云朵,思想也隨之跳躍。周圍低頭嚼草的奶羊、甚至被花草染的花花綠綠的衣服也不能打斷男孩的思緒,只是偶爾用空著的手不耐煩的揮走擋住視線的陰影。這陰影再一次襲來,男孩站起來惱火的說:“爺爺,你能不能別老拿草帽擋住我”。爺爺只是笑著說:“會曬黑的,你要想做飛行員太黑了人家可不收你”。男孩賭氣不理爺爺,爺爺變戲法似的掏出一顆糖來,不一會山野里就響起了小男孩的歡笑聲和羊媽媽召喚被趕得好遠的羊羔咩咩聲,好不熱鬧。傍晚,爺爺執鞭趕著羊群往家走,男孩拖拖拉拉的跟在爺爺后邊,爺爺高壯的身影在夕陽下被拉得很長很長,小男孩跟在后邊不停的踩影子,樂此不疲……

又一年,冬天下了很厚很厚的一場雪,小學放學剛回來的小男孩臉蛋紅紅的,凍得像一只小鵪鶉。爺爺笑著拿出掃把拍掉男孩身上的雪,“快進屋,爐子上還有倆土豆呢”。男孩最喜歡冬天:站在爺爺腿中間烤著火爐,吃著烤土豆看著那個不大不小的黑白電視,這是件很幸福的事。爺爺有雙很大的棉鞋,大到男孩可以把冰涼的小腳也伸進去,在爺爺的腳背上來回的蹭啊蹭。電視里播放的內容男孩失去了興趣,手里的土豆也吃了一大半,忽然記起來爺爺已經好一會沒有拿著大手搓他的小手了。轉過身子一看,爺爺竟是瞇著眼睛打起了盹,男孩覺得爺爺腦袋一點一點的,臉上的皺紋也一起一伏的,好玩極了。只是爺爺臉上的皺紋好像比以往多了一點?而且爺爺最近喝起了顏色很紅的茶,男孩偷偷喝過,很苦,爺爺告訴男孩那是降血壓用的,小孩子不能喝。男孩見爺爺打著盹自己也沒來由的一股困意,然后在漫天風雪只飄著一縷青煙的小屋里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又一年,男孩騎著爺爺買給自己的第一輛自行車飛馳在回家的路上。自從上了初中,男孩得自己每天騎四十多分鐘的自行車去鎮上讀書,爺爺身體不太好,被姑姑接進縣城里去了。男孩有次跟著爸爸去看過爺爺,男孩在一堆人里怯怯的看著消瘦的爺爺,突然涌現出一股淡淡的陌生感。初二那年中秋節男孩得知爺爺會從縣城回來,一路上哼著小曲悠哉悠哉的騎著車子回家。然而,當他站在熟悉的小院前,看著黑白色包圍著的那口紅木棺材,周圍嘈雜的人群似乎也離自己遠去。他再也壓抑不住抽動的心臟迸發出來的眼淚,那天是他叫爺爺最多的一次,他哭著喊著要爺爺從那副棺材里出來,男孩知道,爺爺在被癌癥折磨不堪的最后一刻,一定還想再見自己最疼愛的孫兒一面……

又一年,男孩跪在孤零零的墳頭前,拿出了那張并不是飛行員的大學錄取通知書,久久的沒有言語。男孩只想安靜的多陪陪爺爺,因為他知道從那以后,他世界里的“我們”會變成“我自己”,他跟爺爺的故事只剩下了孫兒的故事……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請珍惜“我們”的故事。

(臨大項目  薛福德